這些落馬官員態度強硬拒不交代 結果謊言全被戳穿

作者:Allison    發表日期:2017-11-01 03:49:26

(原標題:這些落馬官員態度強硬拒不交代問題,結果卻無一例外……)

近日,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對被告人山東省商務廳廳長呂在模以受賄罪、貪汙罪、挪用公款罪作出公開宣判,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4年,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呂在模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大白新聞(ID:dabaixinwen)注意到,其被調查期間不僅拒不交代問題,還稱“我沒犯什麽錯,你們這麽對我不公平,我要舉報你們。”其實,拒不交代問題的落馬官員很多:某地稅局原局長稱“腦瓜子亂”才做有罪供述;一國土資源局黨組副書記“死不認賬”……

山東商務廳原廳長:態度強硬拒不交代問題

近日,媒體報道了《檢察官披露山東商務廳原廳長落馬始末》的消息。文章稱,他曾經在山東省乳山縣上冊公社任一名交通員,他用了半生的精力,完成了從一名普通的交通員到山東省商務廳廳長再到鐵牢囚徒的人生沉浮。

近日,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對被告人呂在模以受賄罪、貪汙罪、挪用公款罪作出公開宣判,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4年,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呂在模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據了解,呂在模利用職務便利為多個單位和個人在職務晉升、承攬項目、招商引資等方麵提供幫助,非法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428萬餘元。

多次在山東省商務廳及下屬的山東國際商務有限公司報銷月嫂費、交通費、餐費等應由其個人和家庭支付的費用共計17萬餘元。私自將山東省商務廳900萬元公款用於在煙台購買房屋、裝修以及購買車輛,以供其個人使用。

和呂在模打過交道的人都對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身材高大,性子直爽。雖然作風有些武斷,但工作嚴謹認真,是個能吃苦下力的“好幹部”。

不過,2014年7月,中央紀委網站的一條信息讓山東商界為之震動:呂在模涉嫌違紀被調查。2015年1月25日,消息稱,呂在模開被除黨籍和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三處檢察官張靜雅接手了這個案子,時至今日,她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見到呂在模時的場景。“我們在淄博見到了呂在模,當時看他已經是滿頭白發,第一印象就是這個人性格很強勢,在我們提審的過程中態度非常強硬。”張靜雅說。

18歲成為上冊公社團委書記,48歲任濟寧市市長,52歲升至省直機關廳級幹部,呂在模的仕途可以說是順風順水。被調查期間,他不僅拒不交代問題,還這樣說:我沒犯什麽錯,你們這麽對我不公平,我要舉報你們。

作為一名廳級領導幹部,呂在模背後的關係錯綜複雜,如果沒有他的口供,案件辦理將會麵臨極大的挑戰。

“他這種態度對我們辦案的阻礙很大,也就是說後期他的供述很可能出現變化。所以對我們而言,整個證據上的準備和庭審的應對都會增加困難。而且,這是我第一次辦理廳級職務犯罪的案件,當時的壓力其實非常大。”張靜雅說。

張靜雅一頭紮進了這個案子。從濟南到淄博,她不知道來來回回跑了多少次。她也記不清,從白天到黑夜,自己和同事們究竟苦熬了多少個通宵。

功夫不負苦心人,一個人名漸漸從紛繁的線索中浮出水麵:根據紀委移交的材料,2003年,濟寧市擬投資建設垃圾處理廠,煙台一家公司負責人趙寧先後4次送給時任濟寧市市長的呂在模現金共150萬元。就這樣,呂在模的貪腐情況慢慢被查了出來。

新疆某市國土資源局黨組副書記:“死不認賬”

先後50次非法收受他人現金及購物卡共計人民幣171萬餘元,卻在案件審查過程中翻供——從“自覺交代”到“死不認賬”,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庫爾勒市市委原常委張玉江因法律意識淡薄,抱著僥幸心理錯失了最後的悔過機會。

據媒體報道,2014年12月9日,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張玉江有期徒刑14年,對其受賄所得171萬餘元進行追繳,上繳國庫。2017年4月13日,此案二審維持原判。

據了解,從庫爾勒市國土資源局黨組副書記、局長,庫爾勒市政府黨組成員兼國土資源局黨組副書記、局長,庫爾勒市政府副市長到庫爾勒市委常委,張玉江曾踏踏實實幹過事。然而,從基層幹部升任到黨政一把手的過程中,讓他有些忘乎所以。

2004年至2013年期間,張玉江的職務權力範圍涉及規劃、城建、征地、補償、環境、交通等方麵,這使一些動機不良的開發商以及與城建征地相關的公司、企業盯上了張玉江,將其作為“圍獵”對象。

2009年至2010年期間,張玉江為庫爾勒市某建築公司順利承包某城建工程提供幫助,在春節、中秋節期間先後6次非法收受該公司負責人董某所送現金12萬元。

2012年10月,張玉江在擔任庫爾勒市委常委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某房地產公司協調工程提供幫助,非法收受該公司負責人所送現金10萬元。

在張玉江收受賄賂的50起犯罪事實中,每次收受現金都不低於5000元,行賄者除了妄圖通過其職務便利獲得經濟利益的社會人員,還包括其下屬。如2008年至2012年期間,張玉江為其下屬袁某在職務晉升方麵提供幫助,在春節期間先後5次收受袁某所送現金5萬元。

在檢察機關初次對張玉江進行審訊時,他說起某人向他“送禮”的事時顯得雲淡風輕,按他的話說,“這些行為很正常,都是朋友間的禮尚往來”。“受賄罪的立案標準是5000元,給你送禮的人少則送5000元,多則送上萬元,這也是‘禮尚往來’嗎?”辦案檢察官、烏魯木齊市檢察院公訴二處處長童燕對他說。

張玉江這才意識到自己行為及言語的出格,出於對自己的保護,他竟開始“翻供”。在之後的審訊中,張玉江否認了自己之前交代的所有事實。張玉江稱,他是被冤枉的,壓根沒有收受賄賂,檢察機關出示的所謂證人都是誣陷他的。

部分行賄人稱,曾將錢直接送到張玉江辦公室。對此,張玉江表示:“我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可能知道我的辦公室在哪兒。”然而,檢察機關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並從中尋找突破點,用細節性的證據駁斥了張玉江的謊言。

經查,所有去張玉江辦公室送過錢的行賄人,都能準確說出其辦公室的地址,且都是同一個地址。

直到審判結束,張玉江都不肯主動坦白並退贓。“張玉江的態度始終很強硬,不懂法也是導致他最終受到法律嚴懲的重要原因。”童燕說,張玉江一直認為,隻要自己不承認,法律不會把他怎麽樣。

北京地稅局原局長:“腦瓜子亂”才做有罪供述

涉嫌貪汙、受賄約1500萬,北京市地稅局原局長王紀平2012年4月24日上午在北京一中院第二次受審,與此前受審時一樣他堅稱自己無罪,並稱曾患有精神分裂症、“腦瓜子全亂了”才在偵查階段做了有罪供述。

據了解,2011年11月28日,本案在一中院首次開庭,旁聽人員透露,王紀平對涉嫌貪汙1047萬的指控全不認賬,對受賄435萬的部分也隻認可部分指控。為查明事實,一中院昨日組織第二次開庭,就雙方有爭議的部分展開法庭調查。

2012年4月24日當天上午11時20分,頭發稀疏、花白的王紀平被帶到法庭門口候審。據悉,法庭內隻有他的兩名親友獲準到庭旁聽。候審時的王紀平表情平靜,對媒體記者稱自己“無罪”。

庭審持續約半小時,據旁聽人員透露,檢方並未補充提交特別的證據,隻是著重出示了上次雙方有爭議的證據,交由辯方進行質證。整個庭審中,幾乎都是王紀平一個人在說,他逐一否認全部指控,隻承認了曾於2003年至2009年在地稅局裝修工程中收受鍾某62萬等指控。

據悉,庭審時王紀平自己手書了一份辯解意見,主要提到三點:指控內容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自己確實有錯誤但夠不上犯罪。對於檢方出具的他之前的有罪供述,其辯解被控製時他恰好患了急性胰腺炎,“差點死了,當時正在恢複期的時候”,等被控製後腦瓜子全亂了才做了不利供述。

庭審時,王紀平堅持認為“(稅控機)本來就是一個科技反腐、製度創新、科技創新,而且三個院士講了是世界領先、國內首創、具備申請國家重大發明獎的,我本人是稅控改革的積極推行者,這是黨中央國務院定的,當時全國推試點,那六個城市全部失敗了,隻有北京成功了”。

看到他越說越多、超出了法庭調查的內容,審判長及時製止他,要求其“發表新的意見、重複的話不要再說”,但是王紀平仍堅持要把話說完,還稱“我確實得過精神病,而且是多疑性的、狂想性的……”“吃了藥又胡說,腦瓜子全亂,問什麽說什麽,說了一大堆男女作風問題”。

對此,據王紀平的辯護人稱,王紀平年輕時曾罹患精神分裂症,雖時隔多年但在受到強烈刺激時很容易複發,經常出現幻聽、幻覺或妄想,這也就能解釋為何王紀平的很多口供自相矛盾、沒有條理。但是,辯方並未打算提出對王紀平做精神鑒定。

“我對得起黨、我對得起祖國,我有錯誤,但沒有犯罪。”臨被帶出法庭時,王紀平稱。

2012年5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貪汙和受賄兩項罪名判處王紀平死刑,緩期二年執行。2015年6月,北京市高院裁定將王紀平刑罰減為無期徒刑,原判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不變。


本文来源:http://news.163.com/17/1031/21/D23VRPT90001875N.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kennamhk.com/32157.html
轉載請注明:Allison 2017-11-01 03:49:26 於 最新熱點信息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