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誤國”不是沒有道理的,大宋就是這麽被毀掉的

作者:Moon    發表日期:2017-11-01 03:55:30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這句話由來已久,說出了秀才在大兵麵前的無奈,道理在拳頭麵前的弱勢。但如果反過來,秀才占據了強勢地位,大兵遇到了秀才,又該發生什麽事呢?秀才們還會不會繼續跟他們講道理?

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先來看看南宋初期一個真實的故事。

公元1130年,金兵南下川陝,準備以川陝入手,從西往東橫掃南宋。

宋高宗趙構雖然不是什麽好東西,但金人的意圖他還是看得懂的,守住川陝無疑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於是趙構就緊急點將備戰。鑒於後來名滿天下的嶽飛當時才剛剛出山,趙構還沒那個超前的眼光,點來點去,就點中了時任殿中侍禦史的張浚。

在南宋初期,張浚絕對算得上一個人物。當年苗劉兵變,逼得高宗禪讓皇位,幸虧張浚帶兵平叛,高宗才得以保住了皇位,張浚也被史學家評為跟嶽飛等人齊名的“中興四大名臣”。而且,從他的官職來看,殿中侍禦史,就是專門考察百官在朝廷上有沒有失儀的事,可想而知,這個人絕對是個公正、正直的人,基本上可以當朝廷教科書使用。在關鍵時刻,這樣的人自然很得高宗的信任。

當然更重要的還有一個原因,自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開始,就對武將心存忌諱,到了後來更是形成了“以書生典戎行”的傳統,而張浚恰恰就是一位書生,而且是一位可以當教科書的書生,所以,高宗二話不說,當即任命他為川陝宣撫處置使,趕赴川陝主政大局。

而張浚也不含糊,臨行前扯著脖子對高宗發誓:“臣為陛下前驅清道,明年上元佳節,你我君臣東京相會!”聽來頗有嶽元帥“直搗黃龍,與諸君痛飲”的氣勢,一代千古名帥仿佛就要噴薄而出了!

到了川陝後,張浚來不及洗臉刷牙,緊急召開軍事會議,發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抗戰宣言後,就準備調兵遣將,對南下的金兵以迎頭痛擊。

這時,駐守川陝多年的大將曲端說話了:“張大人,你不是在玩戰爭網遊吧?”

鑒於網遊直到八百多年後才出現,八百年前的張浚顯然不明白曲端的意思,就一臉疑惑地看著曲端。

曲端掛上地形圖,侃侃而談:“我們現在駐紮的地方是平原,最利於騎兵作戰,而我們宋兵都是步兵,如果金兵的鐵騎殺過來,你想用我們宋兵的腦袋去擋馬蹄子嗎?我看不如堅守城池,金兵擅長遊擊戰而不習慣陣地戰,隻要我們堅守城池,再伺機反擊,必然會大獲全勝!”

顯然,這些都是從跟金兵的實戰中總結出來的經驗,跟《孫子兵法》那會兒的戰爭完全是兩個時空的事兒,所以自詡飽讀兵書的張浚聽得雲裏霧裏,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喝道:“你的意思就是當縮頭烏龜了?金賊犯我中原,百姓流離失所,生靈塗炭,連二帝都被擄去,飽受欺淩,我們每一個大宋人都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殺盡金賊,光複中原,你竟然還在這兒當縮頭烏龜,有何臉麵麵對天下百姓!”

曲端一愣,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我在跟你談戰爭形勢,你跟我扯那些東西幹嗎?曲端帶兵打仗這麽多年,也不是省油的燈,叫道:“如果按你的做法能打贏這一仗,我甘願把腦袋砍下來,以謝天下!”

這句話把張浚的書生脾氣也激了起來,叫道:“好!如果按我的做法打輸了這一仗,我也甘願把腦袋砍下來,以謝天下!”

當下,兩人立下軍令狀:仗打贏了,砍曲端的腦袋;仗打輸了,砍張浚的腦袋。口說無憑,立字為證,違者罰款,全家當王八。建炎四年某月某日。

眾人一看,這不壞了嗎,兩個人總歸得有一個人的腦袋被砍下來,這仗還怎麽打啊?但這二人都是說一不二的強脾氣,又立了軍令狀,再勸也沒用,幹脆樂得看場好戲。

第二天,張浚下令召集五路大軍全體集合,並下令:跟金兵作戰時,五路大軍齊頭並進,任何人不得後退!

這時,旁邊的大將王彥小聲說:“張大人,卑職有一個小小的建議。”

張浚瞅了他一眼,示意他有話快說有屁快放,王彥便道:“這五路大軍都是臨時從各地征調過來的,彼此不熟悉,沒有默契,要是有一路被金兵衝散了,其他四路必然會受到幹擾,很可能全軍潰散。我看不如讓這五路大軍分駐五座城池,一路受到攻擊,其他四路可及時來援,裏外包夾,必可大獲全勝!”

張浚一聽,這不還是想當縮頭烏龜嗎?便喝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怎能貪生怕死!我們世受皇恩,現在國家危難,正是報效朝廷的時候,你怎麽能說出這麽沒骨氣的話來!”

王彥剛要反駁,忽然想起曲端的前車之鑒,便低下頭,擺出一副慚愧萬分的樣子。

又過了一天,張浚帶著幾個將領去查看地形。果然是一馬平川,正是大戰的好地方!張浚豪情萬丈,脫口而出:“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淩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等張浚吟完詩,手下一位大將怯怯地說:“張大人,那個……我看……”

張浚正在興頭上,瞪了那人一眼,喝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那人道:“正如大人所說,這裏的確是個打仗的好地方,但為了更大更方便地消滅敵人,我看是不是可以先占領高地,等金兵來時,光用大石頭就能讓他們損失大半……”

還沒等他說完,張浚就喝道:“放屁!我大宋軍隊乃天朝神兵,豈能幹那些投機取巧的事!枉你食朝廷俸祿,不想著光大我大宋神威,竟光想著投機取巧,有何臉麵活在世上!”

那人一聽,得,您就看著折騰吧,我再也不說話了,反正砍腦袋的又不是我。

張浚三斥落後分子,一力光大大宋軍威,聽來真是慷慨激昂,豪情萬丈!可惜,天朝神兵的腦袋並沒有張大人想象的那麽硬,在大金騎兵的鐵蹄子下,一觸即潰,血流千裏。

這真是“將軍遇書生,有理說不清”,你跟他談地形,他跟你談氣節;你跟他談形勢,他跟你談氣節;你跟他談戰術,他跟你談氣節;你跟他談保障,他跟你談氣節;你跟他談後勤,他跟你談氣節……總之,在書生的“氣節”麵前,任何問題都是借口,不值一提,你隻要提了,那你就是“不愛國”。

也許是在書房呆得太久了,曆史上的書生們好像特別喜歡指點江山,所謂“下馬著文,上馬殺敵”,隻要一個書生能投筆從戎,不管他靠不靠譜,都能得到大家普遍的尊重。在書生們眼裏,一生中最光榮的事,除了金榜題名,就得算在沙場上建功立業了。

在書生們腦海裏的戰爭,充滿了浪漫、豪情、大義、氣節,“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淩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多麽令人神往!所以,每一個書生心裏都有一個戰爭夢,夢想著去馳騁沙場,建功立業。

然而,戰場畢竟不是書房,戰爭的規律也不是看幾本兵書就能掌握的,更不是靠喊幾句豪言壯語就能扭轉戰局的。但是,書生們可不管,這些東西在書生們的眼裏被自動過濾掉了,剩下的隻有氣節!氣節!氣節!主戰必然是正確的、光榮的,求和必然是錯誤的、恥辱的,不管在什麽形勢下,絕不能退縮,更不能丟了民族氣節!

所以,像文天祥、史可法這些悲壯的英雄被無限地拔高,卻沒有人去追究他們在領導戰爭時犯下的致命錯誤。比如史可法,在堅守揚州時,以“民族氣節”激勵軍民全力抗戰,但在戰略的運用上卻屢屢犯錯,還怒斥部下退守的建議,雖然在當時退守是保存實力的唯一途徑,最終導致南明弘光政權喪失回旋的餘地,土崩瓦解。但在“氣節”麵前,沒有人追究這些,史可法也因“氣節”而被尊為民族英雄。

所以,大將曲端、王彥在書生張浚麵前說什麽都沒用,隻要張浚打出“氣節”這個“炸彈”,所有的牌都注定灰飛煙滅。

更無奈的是,可憐的將軍們非但在當時沒有說理的份兒,到了後世更是百口難辯——幾乎所有的文學作品、市井話本、民間故事,都是以書生的立場在敘述,“氣節”成了評判一個人唯一的標準,如果你膽敢把所謂的“形勢”放在“氣節”之上,那麽嶽王廟前跪著的秦檜就是你的終極下場!

可憐的將軍們,在書生麵前,真是永遠都說不清了。

有趣味、有思維、有品位的“三味”曆史,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ashaohua10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源:http://www.sohu.com/a/201420171_247380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kennamhk.com/32191.html
轉載請注明:Moon 2017-11-01 03:55:30 於 最新熱點信息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