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一輩子 要讓他們有尊嚴地走

作者:Cora    發表日期:2017-11-02 04:24:01

10月25日,簡陽市,81歲老醫生周克明下鄉巡診,正在為病人聽診

下鄉去一位患者家巡診時,下坡路滑,81歲的周克明小心地挪著步子

周克明在鄉鎮衛生院與患者聊天

周克明(左二)和研究組下鄉巡診

  成都商報記者於遵素攝影記者王效

  五年,現年81歲的老醫生周克明,送走了273個“老朋友”。農村,貧困,終末期癌症,預期壽命少於6個月,是他的這群特殊朋友的共同標簽

  從2012年起,簡陽市人民醫院腫瘤科主任醫師周克明,將農村患有終末期癌症,手術、化療、放療、介入治療或是靶向藥物治療都無法耐受的患者,納入臨終關懷的研究範疇。從此,他每周三下鄉巡診,給這些患者提供臨終關懷

  心理幹預、整體護理、鎮靜、止痛等對症處理,讓終末期癌症病人改善症狀,提高生存質量,在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刻遠離蝕骨灼心的疼痛,安詳、寧靜、有尊嚴地走完人生裏程。“農民默默無語地辛苦了一輩子,要讓他們有尊嚴地走。”

  “9月15日,顏正德,胰腺癌,去世時不痛苦,有親人陪伴。”81歲的老醫生周克明在他的“寧養關懷病人隨訪記錄”上,記下這一條。

  10月25日,又一個周三,提起裝著藥品的公文袋,簡陽市人民醫院腫瘤科主任醫師周克明又出發了,他要去看望他的朋友們。從2012年到現在,他先後送走了273個“老朋友”,另有42人健在,27人失聯。農村,貧困,終末期癌症,預期壽命少於6個月,是他的這群特殊朋友的共同標簽。

  心理幹預、整體護理、鎮靜、止痛等對症處理,讓終末期癌症病人改善症狀,提高生存質量,在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刻遠離蝕骨灼心的疼痛,安詳、寧靜、有尊嚴地走完人生裏程。76歲之前,周克明滿腦子都是攻克癌症,經手一萬多例手術,救回無數生命;76歲之後,2012年,周克明申請《農村終末期癌症患者臨終關懷》研究課題,對農村地區終末期癌症患者的臨終關懷,成為他的工作重心。

  “要讓他們走得有尊嚴,正視生死。”他說。

  鄉村巡診

  每周三走村串戶

  81歲的周醫生

  又來了……

  每周三,是周克明下鄉巡診的日子,近的地方要花半天時間,遠的則要顛簸跋涉整整一天,一次巡診最多隻能看三四個病人。

  天冷了起來,一連下了好幾天雨,周克明特意穿了一雙防滑棉鞋,有時要走上一長段泥濘的土路,才能到患者的家。今年是他巡診的第五年,簡陽市轄區麵積2213平方公裏,58個鄉鎮(成都代管前)都有他的足跡。有人勸他,81歲了,就不要親自巡診了。但周克明堅持巡診,無論再遠,也要一戶一戶看過去。“要去,給他們說了,(他們)盼著呢。”

  “周醫生,你來了啊!”平武鎮尤安村,高曾武一邊招呼著半個月前曾來過的周克明,一邊拉開窗簾,陽光照在床上,51歲的張翠秀骨瘦如柴。“還有沒有哪裏痛?”周克明捂熱聽診器,才貼近聽她的呼吸、心跳。片刻後,他把家屬喊到門外,“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盡量滿足她的需求,多安慰她。”

  “啥都吃不下,就喝點奶粉。”說起兒媳張翠秀,高曾武流下眼淚。去年檢查出肺癌,接受了一次化療,張翠秀的身體徹底垮了,癌細胞轉移到腦部,痛起來撕心裂肺地哭喊。9月初,家屬找到周克明,對她進行心理安慰及鎮痛等對症治療,張翠秀終於不喊痛了。“(產生幻覺時)說牆上都是賴克包(蟾蜍)。”兒子高進亮看著母親難過地說,聽了周醫生的話,隻希望母親走時不要再痛了。

  72歲的吳釗平,從檢查出肺癌到臥床不起,不到3個月。“痛狠了才敢給他吃一顆止痛藥。”卓蒲蓉把老伴該吃的幾種藥分得清清楚楚。這些藥,是從周克明門診上免費開的。在電話裏了解到老吳情況不好,周克明一定要親自來看看。“他還有啥心願沒得?想做的想吃的,都順著他。”

  “走的時候痛苦不?”這是周克明最關注的問題,讓患者安詳平靜地離世,是他努力做的,也最希望聽到的結果。“農民默默無語地辛苦了一輩子,要讓他們有尊嚴地走。”

  課題研究

  檔案袋裏裝著

  數百農村患者的

  最後一程

  “9月15日,顏正德,胰腺癌,去世時不痛苦,有親人陪伴。”在“寧養關懷病人隨訪記錄”上,周克明記錄著每個患者每一次巡診的信息。在他辦公桌一旁的櫃子第二格,最右側8個牛皮紙檔案袋裏裝著離世患者的記錄,在世患者信息則在左側塑料檔案袋裏。“按每個大區域分,都找得到。”他說,這裏裝著數百個農村患者的最後一程。

  這是周克明堅持了五年的工作。從2012年起,他將農村患有終末期癌症,手術、化療、放療、介入治療或是靶向藥物治療都無法耐受的患者,納入臨終關懷的研究範疇。走村串戶,給這些患者提供臨終關懷,給予生命最後的尊重。76歲之前,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攻克癌症,挽回生命;76歲之後,對農村地區終末期癌症患者提供臨終關懷,成了他的工作重點。

  “我這一輩子都在搞腫瘤。”從醫學院畢業的周克明,早年把攻克癌症作為畢生目標,從無到有,在簡陽市人民醫院組建外科、腫瘤科,在縣級醫院率先開展食道癌、肺癌、胃癌等癌症根治手術,創造了一個個生命奇跡,成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級醫生。在剛到簡陽的兩三年裏,周克明開展腫瘤普查和腫瘤死亡回顧調查,繪製了簡陽腫瘤分布圖。

  “臨終關懷”這個詞,2012年正式走進了周克明的生活。作為腫瘤醫生,周克明比誰都清楚,終末期癌症是怎麽回事。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不是說,治愈無望了,醫生就可以甩手不管了。”他要做的,是千方百計讓他們走得寧靜。

  終末期癌症,伴隨著鑽心的癌痛、惡心嘔吐、厭食,以及對死亡的焦慮、恐懼。特別是在貧困偏遠的農村,沉重的不僅是醫療費用,還有患者不堪病痛或不願增加家庭負擔而采取的跳井、自縊等輕生方式。“這毫無尊嚴,毫無生活質量可言。”

  2012年,周克明從簡陽市民政局的統計數據上看到,僅該市農村,就有2000多名癌症患者,該有多少人徘徊在痛苦的死亡線上?周克明向省衛生廳(現省衛計委)申請《農村終末期癌症患者臨終關懷》研究課題,把農村患有終末期癌症,手術、化療、放療、介入治療或是靶向藥物治療都無法耐受的患者,納入臨終關懷的研究範疇。從此,每周一、周五門診,周二指導教學,周三則下鄉巡診。

  臨終關懷

  “讓他們走得有尊嚴”

  五年送走了273名

  “老朋友”

  “許多農民生病,不是真的忍不住(痛),是不會進醫院的,一拖就拖到了晚期,治療無望了,又隻能躺在床上等死。”周克明說,“要讓他們走得有尊嚴,正視生死。”

  除了身體上的痛苦,悲傷、焦慮、抑鬱等不良情緒,也是終末期癌症的“並發症”,人們對死亡諱莫如深,又小心翼翼。“許多癌症患者和家屬,其實都在相互隱瞞。”周克明說,一個擔心成為負擔,一個擔心承受不住打擊,其實最好的方式是坦然麵對,讓患者完成心願不留遺憾,這才是對生命的尊重。“去開導病人,也是開導家屬,都要正視(死亡),珍惜生命。”

  從2012年以來,周克明先後送走了273名“老朋友”。蘆葭鎮68歲的吳長安是個石匠,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躺在親手建造的屋裏,窗外陽光明媚,他卻無法伸手去感受。周克明最後一次去看他時,他已經長時間處於昏迷狀態。得知還有鎮痛藥,周克明又開了一些潤腸的藥物。“想吃什麽就給他吃什麽,不要惹他生氣。你們也不要太難過,這是自然規律。”周克明叮囑吳長安的女兒。有一天,周克明接到電話,吳長安走了,很安詳。

  臨終關懷,還有一個更容易被接納的名字,叫姑息寧養。除了止痛藥,周克明還會給患者開低毒性的抗腫瘤藥物,一方麵,可以減少鎮靜類藥物的使用劑量,減輕醫藥費負擔,另一方麵,對症抑製腫瘤發展,有的患者因此生存期被延長到一年、兩年,甚至更長。

  77歲的張瑞英去年確診肺癌轉移,同時還有高血壓、糖尿病,連科室都不敢再收治。今年4月,她在周克明的門診上被納入臨終關懷名單,用藥6個多月後明顯好轉,9月25日,她是自己走到鎮衛生院來複診的。“周醫生,要不是你,我恐怕都不在了。”拉著周克明的手,張瑞英淚如雨下。她的小女兒至今仍不相信母親得了癌症,“你看她現在說話走路,精神好好。”現在,張瑞英能料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每頓還能吃下一碗麵條。

  常常去幫助,總是在安慰。哪怕隻是拉著他們的手,靜靜地聽他們的傾訴,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都是患者和家屬的精神支柱。

  延長了三年的課題

  即將結題未來怎麽辦?

  原本為期兩年的課題研究,周克明主動延長到了五年——樣本還不夠多、數據還不夠詳盡,參考價值還不夠大。

  止痛藥,是最大限度改善患者生活質量的基礎用藥。但在農村,新型農村合作醫療隻能住院報銷,對於終末期癌症病人,若沒有住院,止痛藥物需要自費。對於前期治療已花費大量金錢的貧困家庭來說,壓力巨大。幾年下來,周克明自己掏錢購買了超過兩萬元的藥物,無償贈與患者。

  但光靠課題研究組下鄉巡診,是遠遠不夠的。每次巡診,周克明都會叫上鄉鎮衛生院、村衛生所的醫務人員,“讓他們來看,是怎麽開藥的、怎麽照護的,畢竟他們是離患者最近的醫療機構。”周克明說,目前,在簡陽市範圍內的農村,“市—鎮(鄉)—村”終末期癌症患者臨終關懷的骨架基本已經成型,一旦研究課題結題,隨時都可以全麵推廣。

  但經費,是研究課題和全麵推廣麵臨的最大難題。另外,我國絕大部分臨終關懷項目沒有被納入國家醫療保障體係,在農村相對高昂的治療費用使大多數患者對臨終關懷望而卻步。“課題要開展,巡診、藥物、培訓,都要花錢。”周克明說,後來,研究組和四川大學華西第四醫院姑息科合作開展臨終關懷項目,有了李嘉誠基金和醫院姑息科醫療資源的支持。

  “農村癌腫(癌症和腫瘤)晚期臨終關懷服務和臨終關懷機構的發展需要由政府組織。”周克明希望,國家能撥發專項經費來支持臨終關懷事業發展,各級政府和集體單位也應對臨終關懷有專項經費投入,特別是國家醫保政策,對癌症患者、特別是農村貧困終末期癌症患者,擴大覆蓋麵和報銷比例,這是推動農村癌腫晚期臨終關懷的動力。

  (文中所有患者及家屬均為化名)


本文来源:http://www.dzwww.com/xinwen/shehuixinwen/201711/t20171102_16602210.htm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kennamhk.com/33801.html
轉載請注明:Cora 2017-11-02 04:24:01 於 最新熱點信息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