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聯大80周年 37位老校友匯聚北大

作者:Daphne    發表日期:2017-11-02 17:23:02

西南聯大80周年 37位老校友匯聚北大

昨日,西南聯合大學北京校友會會長潘際鑾院士和校友會秘書長曾驥才向西南聯大紀念碑獻花。當日,西南聯合大學建校80周年紀念大會在北京大學舉行。

“千秋恥,終當雪。中興業,須人傑。便一成三戶,壯懷難折。多難殷憂新國運,動心忍性希前哲。待驅除仇寇,複神京,還燕碣。”

昨天,在北大英傑交流中心,西南聯大校歌響起。這所在戰火中誕生的學校,這座被譽為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傳奇的學校,當天迎來建校八十周年紀念日。

37位校友,24位“聯二代”,38位西南聯大附中、附小的同學來到現場,平均年齡超過90歲。

95歲的楊振寧和99歲的吳大昌在紀念大會上交流。

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西南聯大物理係1938級校友楊振寧院士,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全國婦聯原主席、西南聯大社會學係1945級校友彭珮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西南聯大機械係1943級校友鄭哲敏院士分別致辭。

200位頂級學者戰時雲集昆明

“西山滄滄,滇水茫茫,這已不是渤海太行,這已不是衡嶽瀟湘”,一首校歌,唱了8年零11個月,從1937年到1946年,唱出了抗日戰爭期間中華民族知識分子的血與淚,也唱出了一個學校的傳奇。

“八十年前,北大、清華和南開三所高校在湖南長沙組成國立長沙臨時大學。1937年11月1日,國立長沙臨時大學正式上課。這一天也成了西南聯大的校慶日。一個月後,因形勢所迫,全校師生向西遷徙,最終於1938年4月2日在昆明更名為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北大副校長王博在紀念大會上介紹。

生活貧困,戰火頻仍,當年的西南聯大卻吸引了近200位國內和歸國的頂級學者和專家雲集昆明。

中國文學係教授朱自清、聞一多,外文係的吳宓、錢鍾書、朱光潛,有陳寅恪、傅斯年、錢穆“加持”的曆史係,馮友蘭、金嶽霖坐鎮的哲學心理學係,擁有陳省身、華羅庚的算學係,坐擁吳大猷、葉企孫等大師的物理學係……西南聯大的師資配備堪稱“豪華”。

雄厚師資自然培養了大批人才,“8年時間,從西南聯大走出2位諾貝爾獎獲得者、5位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8位‘兩彈一星’元勳、8位黨和國家領導人、174位兩院院士以及100多位人文大師。” 雲南師範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蔣永文在紀念大會上說。

1946年7月,西南聯大停止辦學,三所大學回歸原址各自辦學,但西南聯大留下的影響是深遠的。

老教授笑談當年泡茶館聊時局經曆

西南聯大1940屆校友吳大昌,今年99歲了,談起在西南聯大的時光,老人表現得像個孩子,“外邊誘惑少,我們就專心讀書。”他在西南聯大印象最深的事,是那時辦學條件之簡陋,“當時的教室,我們到那裏的時候,裏麵還有棺材。大家把棺材抬出來,粉刷了幾下,幾天工夫,就開始上課,條件很艱苦。”

1943級校友,著名物理學家、2012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鄭哲敏至今記得自己第一天到西南聯大的情景:“頭一天報到,被分配在昆北宿舍,哪曉得那裏的跳蚤多得要命,腿上襪子裏都是,搞得一夜沒睡好覺。第二天來到新校舍,走進大門,左右兩邊牆上貼滿了東西,有各式各樣的壁報、通知、小廣告,有各種各樣的議論和宣言,代表著多種不同的觀點,使我這個剛從四川小縣城郊區中學畢業的學生,感到新奇和不安。”

1944級校友、北大教授李德齊,在西南聯大讀書時就關心時局,1946年秘密入黨,後被國民黨政府通緝。他笑著說起自己在西南聯大泡茶館的故事:“我們當時幾乎每天都泡茶館,因為圖書館排不上隊,就去茶館。當時日本人都打到貴州了,大家很關心時局,就約了朋友泡茶館。一次最多就相當於現在的三五塊錢,也不攆你走,(我們)就在那裏討論國家大事。”

“聯大七年給我奠定堅實基礎”

先進的教學製度,嚴格的教學要求是西南聯大的精髓,不少老先生對當年自己的老師印象深刻。

“西南聯大在昆明開學是1938年,結束是1946年,前後隻是八年時間,我很幸運自己曾經有七年是在西南聯大學習、做研究,這對於我後來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楊振寧在紀念大會上說。

他還分享了自己在西南聯大寫論文的過程:“我的學士論文是在吳大猷教授指揮下寫的,討論的是對稱性在分子物理學的應用,我非常幸運,吳先生把我帶到這個領域;碩士論文是跟王竹溪先生寫的,我又是很幸運,他帶我走進統計類學領域;拿到碩士學位後,我成了西南聯大附中的一個教員,從馬仕俊先生那裏學到當時最尖端的理論物理,叫做場論。”

談起當年的老師,李德齊提到了朱光潛和聞一多,“朱光潛上課點名,點誰誰起來,問上次教的英文詩,你給我背出來。聞一多先生,我去過他家,他不但是學者,還是戰士,對學生很和氣。”

“西南聯大的精神,一是兼容並包,學術自由、民主精神;二是有很多大師,在困難的時候能聚集昆明;三是有先進的教育製度和嚴格的教學要求;四是西南聯大學生勤奮學習,有非常高尚的理想,抗日救國、救亡圖存,沒有浮躁情緒,這都是值得學習的。”西南聯大北京校友會會長潘際鑾院士對記者說。

西南聯大校委會常委、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的孫女張元苓作為家屬參加了昨天的大會,盡管自己出生時爺爺已是晚年,但西南聯大的情懷已經在他們家代代相傳,家人每年都會去雲南的西南聯大紀念館,“頑強不息,民族精神,這是西南聯大對我最大的影響。”

新京報記者 王俊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浦峰


本文来源: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71102014801053.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kennamhk.com/34488.html
轉載請注明:Daphne 2017-11-02 17:23:02 於 最新熱點信息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