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戰犯在國際法庭服毒自盡 毒藥何以能帶進去

作者:Jennifer    發表日期:2017-12-06 17:15:12

資料圖片:法官維持了對其20年監禁的判決後,斯洛博丹·普拉利亞克(中)舉起一個小藥瓶,之後稱自己已經服毒。(美國《紐約時報》網站)

參考消息網12月6日報道美媒稱,11月29日,在海牙的一個法庭,一名來自前南斯拉夫的軍事指揮官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將其中的東西一飲而盡,然後宣布他已服毒,以示對自己被定罪為戰犯的抗議。法官們迅速下令用帷幕擋住旁聽席上觀眾的視線。電視的轉播畫麵也突然停止。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2月4日報道,根據律師和法院官員所說,接下來在公眾視線之外所發生的,就如這件事一般令人震驚。這名72歲的戰犯斯洛博丹·普拉利亞克倒在了椅子上,開始大口喘氣。他後來被送到了一家荷蘭醫院,宣告死亡。

  12月1日,荷蘭檢方宣布普拉利亞克在攝入氰化鉀(一種劇毒化合物)後因心髒衰竭死亡,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宣布,將對普拉利亞克的自殺進行自己的“獨立、專業評估”。但一個關鍵的問題仍未得到解答:他是如何偷偷將毒藥帶入法庭的?

  法庭的辯護律師說,針對普拉利亞克及另外五名維持原判的被告的安全措施極為嚴格。當他們離開拘留中心時——它位於一座戒備森嚴的荷蘭監獄內,都接受了搜身,在抵達法庭大樓時也是同樣。但法院官員承認,不包括體腔搜查。

  盡管如此,這也讓普拉利亞克是如何拿到毒藥的問題懸而未決,因為訪客按理來說也都是要經過安檢的。此外,在他最後一次在法庭上露麵的前幾個月,他似乎已經回避了與家人及律師的接觸。

  他的首席律師妮卡·平特在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接受電話采訪說,普拉利亞克曾告訴他的家人,讓他們不要出席庭審。

  平特說,“13年來,他妻子每個月都會去探監,上一次我記得應該是10月底。他的繼子和繼女也會來探視”。然而,她又補充說,“他不讓妻子來旁聽判決。他告訴她:別來海牙。”

  平特回憶說:“上周末我打電話給他,問他是否在判決前希望我去看看他。他說:‘不,別來了。’11月28日我又打給他,告訴他我會早點到法院和他碰麵。他對我說:‘不,別來了。我們庭上見。’”她說她相信普拉利亞克是不想讓她了解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從13年前的一開始,他就告訴我他無法忍受被稱為戰犯,”平特說。“他受不了這種恥辱。”但她補充道:“他從未暗示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報道稱,普拉利亞克曾是一名話劇及電影導演,還是一名作家。當克羅地亞在1991年脫離南斯拉夫,組建起軍隊後,他加入了軍隊,並被任命為將軍。

  被委任為在波斯尼亞作戰的克羅地亞部隊指揮官的他,曾是這場衝突中的一個關鍵人物,該衝突包括了對莫斯塔爾這個多民族混居的城市曠日持久的圍城和炮轟。當時他是克羅地亞政治和軍事領導人與克羅地亞在波斯尼亞作戰武裝力量之間的主要聯絡軍官。

  報道稱,他於2004年向法庭投案,於2013年被判戰爭罪行及反人道罪。當時他被判入獄20年,但他提起了上訴。

  11月29日,法庭對他的罪名和刑期維持原判時,普拉利亞克一直站立。

  他身子前傾,拿起了小藥瓶。

  “斯洛博丹·普拉利亞克不是戰犯,”他用克羅地亞語預示性地宣告。“我帶著蔑視拒絕你們的判決。”

  然後他鬆開拳頭,拿出小藥瓶,腦袋後仰,一飲而盡。

  “我已經服下了毒藥,”普拉利亞克說。他的律師之一娜塔莎·福沃·伊萬諾維奇向主持庭審的法官卡梅爾·阿久斯大聲喊道“庭長,我們的客戶說他服了毒”,好讓他能明白。

  法官們十分震驚,但似乎還未能完全理解發生了什麽。阿久斯指示下一位被告起立,開始陳述。

  “人們不知道究竟是個什麽情況,”代表普拉利亞克的共同被告——亞德蘭科·普爾利奇的資深辯護律師邁克爾·卡內瓦斯說。“這個人總愛虛張聲勢。普拉利亞克一坐下就呼吸急促,喘不過氣。動靜很大。他還發出類似被哽住的聲音。我看到他重重地倒在椅子上。有人大喊著求助。警衛過來了,把他放在了地上。”

  卡內瓦斯補充道:“幾分鍾後,法庭醫務室派來了兩名醫生。一名醫生喊道:心髒停跳了。他們開始做心肺複蘇術,他們和幾名安保人員一起輪流按壓他的胸腔以恢複他的心跳。”

  20分鍾後,一所醫院的急救隊抵達法庭並接手救助。他們將普拉利亞克在大樓內又留了大約40分鍾,希望他能穩定下來。急救隊最終決定將其帶去醫院的原因尚不明確。克羅地亞司法部部長對安保和醫務人員的反應速度提出了質疑。

  法院曾在12月1日表示調查將由岡比亞首席大法官、盧旺達國際刑事法庭前檢察官哈桑·B·賈洛領導。

  報道稱,調查報告預計將於12月31日發表。

  調查結果接受公開監督的程度尚不明確。“審查結果將會公開,以正當法律程序和保密需要為準。”法庭表示。

  報道稱,要將藥瓶偷帶入法庭,普拉利亞克需要躲開嚴格的安全措施。被告們在警衛的陪同下從地下停車場進入大樓。在離開法庭拘留所時以及在法庭內都會光身搜查。他們無法與公眾接觸。

  辯護律師福沃·伊萬諾維奇說,來訪者也要經過嚴格的安檢,首先是在進入安全級別很高的荷蘭監獄,然後進入裏麵的聯合國拘留所時。

  “一切東西——我們的鞋子、衣服、包包——一都要經過X光機,”她說。“我們要通過一個掃描儀,和機場的一樣。我們不能攜帶液體。”

  卡內瓦斯回憶他上一次見到普拉利亞克的情形。“我最後一次見他是當天在審判室的外麵,他剛剛從廁所出來,”他說。“我當時沒多想。但我現在在想這事。”

責編:劉亞偉


本文來源:http://news.haiwainet.cn/n/2017/1206/c3541083-31197505.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kennamhk.com/52403.html
轉載請注明:Jennifer 2017-12-06 17:15:12 於 最新熱點信息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