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VR+網咖”創業:從入門到放棄的106天

作者:Debbie    發表日期:2017-12-28 06:37:02

6月的廣州,短袖短褲人字拖的我晃蕩在“小蠻腰”附近,與技術小哥阿全秘密洽淡,準備幹票大的。VR這個行業在國內開始興起時,我分析了可以改變的行業,網咖就是其一。

我混跡了VR頭顯企業,摸索了網咖行業,看了看自己的賬戶餘額。我決定,可以幹一波了。

一、艱難的選擇

為何選擇的是網咖?相對來說,網吧與網咖是同一行業。但兩者的經營方式又各有特點:網吧主要靠網費獲利,網咖是網費+餐飲+其它娛樂獲利。網咖的老板更願意接受新鮮事物,也舍得往這方麵投錢,前提是讓他們看到短期回本的可能性。

對於常開在工業園區或舊社區的網吧而言,網咖多開在學校附近,商業街及小區旁邊,消費者更有能力去消費VR等新鮮事物,也更願意把這些事物分享給周圍的人。這種可能性可以極大降低後期業務宣傳成本。與網咖同一水平的行業:酒吧,KTV,咖啡廳,書店等。在消費方麵有其特有的屬性:“快消費”,而當時VR頭顯從影片到遊戲是無法滿足這一點的。

從消費意願,市場接納程度,盈利可行性,自身資源等方麵,網咖無論是本行業還是同水平的行業,都成為了我當時最好的選擇。

確立方向後,開始選擇合理的設備及內容。當時VR頭盔大大小小的品牌有幾十家,生產商更多。覆蓋了VR盒子、VR一體機、VRPC端一體機(無定位器和手柄,後統稱PC頭顯)、VR頭顯。在經過反複商酌後,VR盒子和VR頭顯被剔除,前者對網咖沒有存在意義,後者當時沒有太多資金去做。

VR一體機與PC頭顯之間的選擇,著實花了一番功夫,本想讓市場去檢驗,但跑了多次後,低效高成本使得我不得不向業內大佬請教,我的設備能為網咖老板提供什麽實質性的服務。當時網咖,消費者主要是玩《英雄聯盟》《穿越火線》《地下城與勇士》《守望先鋒》,部分女性消費者看綜藝或電影打發時間。VR一體機這類產品的定位是:方便耐看,隨走隨帶。網咖的設備要固定在一個電腦桌位上,一體機內存大多隻有16G,所以VR一體機從定位到性能,都是無法滿足網咖消費者需求的。

網咖需要的是:在頭顯中遊戲要與主機顯示器同步,觀影的內容最好是全景,轉動頭部時交互可以精確反饋,頭顯畫麵足夠清晰,設備不悶不暈。前期的調研中,我去了華強北,百腦匯,深圳寶安西鄉的頭顯代工廠,不斷的進行著產品性能測試,在設備滿足自己定下的42項性能參數的情況下,確定了廠家後期有內容補充及產品維修,PC頭顯最終選定了:大朋E3和小派4K。

中國這麽大,為何選擇廣州作為業務起點?

現在來看,中國的VR設備公司集中在廣州番禺區,VR頭盔生產廠家集中在深圳寶安區,VR內容製作集中在上海浦東區,VR軟件研發集中在北京海澱區。當時察覺到這種勢頭後,打量自身資源,分析了推廣產品的上下遊產業鏈,覺得在廣州推廣有“地利人和”的優勢。外加廣州輻射佛山,中山,東莞等地,一旦模式可行,這幾地可同時開展業務。

二、遍地是“坑”

線上廣告推廣和線下地推,我選擇了後者。開始做後,發現網咖的負責人飄忽不定,業務無法正常對接。

6月5號,我起了個大早,目標天河區崗頂。

九點,我已經站在“網魚網咖”的樓前,思索如何介紹我的產品。背著設備我上了樓,在專業的介紹下,前台小妹決定試一下傳說中的VR,我開了台機,調試好設備,小妹抽了點時間過來體驗,驚訝聲頻頻。在我準備進一步介紹時,小妹告訴我要等到負責人來確認。在確認負責人可能中午或下午4點左右到,我訕訕的雙手遞上了名片,轉戰下一家。

按照計劃,我又去了“吧友網咖”,在頂層的這家網咖,人氣確實不錯。打量這家網咖,有HTC vive的體驗室,跟前台小妹交流後,在確定60RMB能體驗15分鍾後,我交了錢,她開始通知網咖技術小哥,等了半小時左右,卻被告知設備用不了。我轉而開始向她介紹我的產品,小妹聽得很迷糊,又通知技術小哥,10多分鍾後,小哥來了。在體驗了設備後,向我谘詢了技術問題,說要等到老板來確認,但老板什麽時候能過來是不能確定的。遞上名片,加了微信,轉戰下一家。

這一天中,我連續去了11家網咖,網咖的負責人或老板一位也沒見到,且隻有兩家讓我演示了設備。

在後麵連續十來天的推廣中,慢慢的負責人也能遇上幾位。他們與我更多是談合作模式,在體驗設備時,負責人們一邊說很刺激,一邊搖著頭。他們表示:“網咖麵向的客戶,主要是來打遊戲娛樂放鬆,但帶上頭顯後,卻看不到鍵盤了,影響操作。PC頭顯中畫麵雖有3D效果,但屏幕有黑邊存在,外加網咖主流遊戲不是VR視角,不能全景觀看,體驗久了感覺隻是把主機顯示器塞在頭顯裏麵了。”

負責人體驗時佩戴著網咖特有的大耳機,在6月的天氣裏,體驗五六分鍾後,他們取下了頭顯,表示又濕又悶玩不下去了。VR頭顯佩戴的不易長久性暴露了出來,結果自然是負責人們讓我等回複。

在大學城附近網咖推廣設備時,發現了有趣的現象,在我調試頭顯時,周圍打遊戲的大學生會圍向我谘詢設備情況,也願意等我安裝好,搶先體驗一把。

在邊摸索邊改進的過程中,十來天推廣了幾十家,卻一台設備也沒有賣出去。或許有其它原因,但我看到的是,這些老板在沒有看到實際性收益前,是不會把自己辛苦熬出來的錢,投在一個不明朗的產品上。

三、售前不到位,售後跟不上

奮鬥了快兩個月時,終於有幾家網咖,願意留下設備試一試,當然我是免費提供一切的。

在設備調試好後,問題又出來了。我跟誰對接,有技術員的網咖溝通起來尚可,沒有技術員的就得對收銀員或網管進行培訓,經常是花了超過預期的時間,又得不到預期的效果。大多數網管在客戶體驗時,怕弄壞設備,外加緊張,忙中出錯,通常隻需要一個按鈕就可解決的問題,都會打電話進行求助。一來二去,客戶本來可以爽快體驗一個小時,結果是體驗效果和體驗時間都大打折扣。客戶不滿意了,網咖對我的設備通用性就有意見了,伏筆也就埋下了。

起初想過直接做一個使用說明,放在電腦旁邊,無需對網咖人員進行培訓。但頭顯的使用步驟在網咖條件下,已經超過五步。在測試中,小白用戶需要20分鍾以上的摸索,才能初步掌握。這無疑是對客戶容忍度的挑戰,這種挑戰網咖是不能接受的。

一些網咖老板出於對技術員的信任,直接拿設備自己安裝,結果出現了一個大家都沒注意到的問題,當時STEAM平台在網咖有政策限製,部分網咖的管理係統無法兼容STEAM平台,導致頭顯中可體驗的內容太少,外加未安裝“VR虛擬平台”,遊戲體驗非常差。

售前超過預期時間的培訓,售後是超過預期經費的資源“補給”。後期是以什麽方式進行內容更新,這方麵也耗去了我太多精力。

以網盤形式更新內容?這增加了網咖的技術要求,也減弱了我的核心服務。以遠程的方式更新內容?試過,沒有半天的時間是搞不定的,且需要網咖工作人員斷斷續續的過來查看。以軟件直接在線自動更新?這種方案是最佳的,可當時“弱小”的我無法跟品牌頭顯公司談條件。剩下的隻有一種,到現場更新內容。隨著後期更新次數過多,利潤也就越來越薄,甚至到了“白幹”的程度。

當時我把主方向放在先打開市場,利潤少,時間久等問題都是可以接受的。漸漸合作的幾家網咖設備性能穩定了下來,內容也在不斷更新。在拉取新的消費者方麵,我寄托在了網咖老板身上,老板們叮囑了收銀員,他們的拉新方式不是靠推廣介紹而是靠“等”。

後期的設備越來越好了,內容也更耐玩了,結果消費者“等”沒了。

四、先行者敗北,後來者觀望

做了兩個多月,雖有網咖合作,但真正意義上的設備售出一台也沒有。

是模式出了問題?不,這種模式或許不是目前最優,但也是目前可行的方案。

那是產品出現了問題?是的,當時的VR頭顯有諸多毛病,但對於小白體驗者來說,我主推的兩款產品,已經可以為他們打開新世界的大門了,這顯然也成為不了我賣不出去了設備的理由。那就隻剩下人出了問題。

不斷的調整中,我做到了8月中旬。漸漸發現,我所做的事,在VR頭顯出現時,就有各種版本的模式在網吧流行,所謂網吧行業的“VR+”。模式中最火的當屬:VR一體機體驗桌和HTC VIVE 體驗室。

在拜訪過的網咖中,有很多老板都接觸過這兩種模式,部分親自做過。少數網咖還遺留著那段時期的設備:五張遊戲桌並排放著,上麵擺放著VR一體機及遊戲手柄,高端的網咖配有全套索尼VR一體設備。另一種是20平米放台HTC VIVE設備,牆壁上掛上42寸或55寸的電視,構成當時火爆的VR體驗室。

網咖老板們那時對VR很看好,也相信消費者的消費能力。以VR體驗室來說,在核算了自己高昂的投入成本,定了15分鍾100RMB,一小時兩百多人民幣的體驗費,而當時的網費會員價按設備性能高端分為每小時4元、6元、8元。外加體驗室的設備需要專人負責,分割了原有的管理模式,這就讓老板們分了更多心思在這塊新業務上。

回饋他們的是圍觀的多,谘詢的多,真正體驗的消費者比較少。交流中,他們告訴我,很多體驗完的消費者,在他們詢問效果如何,需要哪裏改進時,大多是“笑而不語”,一副被坑了的表情。剛開始一個月會有5到10位體驗者,慢慢的一個月隻有2到4位體驗者,再到後麵甚至出現了“空檔月”,且這個過渡期通常隻有半年,回本也就搖搖無期了。

VR體驗室在整體5萬左右的投資試水中,按一個小時250RMB的價格,200個小時就可以回本,在網咖行業堪稱奇跡。實際情況是,高定價回拒了一些潛在的消費者,體驗感差使得體驗室難以聚集人氣。

我明白老板們是怕了,怕的不是這次資金的虧損,而是大家都看好的情況下,自己投入大量精力去經營,結果敗了北。後來者吸取了教訓,確定不再做第一個試水的人。這也是我前期常常被拒的主因之一。

五、106天後,我退了下來。

在廣州折騰了兩個多月後,漸漸熟悉了網咖的運營模式,理順了自己的一套“打法”,也知道了自己常常被拒的緣由。已經合作網咖盈利堪憂,我延長了免費使用的周期,本金也就短期收不回來了。

盤算後,我開啟了第二戰場:佛山。在佛山的南桂路,朝安,祖廟附近進行了設備推廣。業務熟悉了,相應的網管也就友好了,老板們客氣了,合作的網咖隨之添了幾家。

堅持到九月初,也該按約定讓合作的網咖下正式訂單了,談了幾天後,老板們笑嗬嗬地退了設備,一台訂單也未下。聽了聽他們這段時間慘淡的收益,我到網咖蹲守了幾天,數了數消費的人數。我接受了所有退回來的設備,整理了這幾個月來種種出現的問題,把模式進行了反複演算。隻能說“天時”未到,人力有限,我隱退了下來。

在回望過去的這些天。細細分析得來:VR內容終歸要搭載在VR設備上,設備的好壞直接影響到消費者對內容的複購率。當時的模式是:我提供設備,前期技術指導,後期內容更新與設備維護,商家需一次性購買設備,內容需要按量付費,商家對消費者按每小時10RMB到30RMB的價格收費,管理係統合並在原網咖係統中。盈利的關鍵點在複購上,但消費者在體驗後不願再次付費體驗了。

在企業的路演或新品發布會中,在行業的各種高峰論壇中,在展會或體驗館中,在VR頭顯代工廠中,在消費者喜愛的VR產品中,我分析了每個產品是否適合這種模式,當時沒有,現在也沒有。大朋、小派、小鳥看看、HTC vive、3GLASSES、星輪這些是國內目前最火的VR頭顯,但讓B端企業用這些產品去掙C端消費者的錢,目前看來隻有VR設備行業做到了。如“VR+教育”,“VR+醫療”等火爆的方向,在媒體報道中,仿佛商機一片,但大多是初創企業拿著設備去賺波人氣,增加曝光度。若是賺錢也是一次性收割,很少存在複購的情況。

在VR不成熟的大環境下,想憑VR再換一春的行業,“風口”未起,搶跑不斷,這次是網咖行業栽倒了,下次又會是誰?

106天,我對“VR+”試了水,我“+”了網咖行業,在可承受的結果中,黯然退場。無關模式,無關設備,無關個人,隻能說“來早了”。

來源:虎嗅

原標題:我的“VR+網咖”創業:從入門到放棄的106天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839041.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kennamhk.com/57845.html
轉載請注明:Debbie 2017-12-28 06:37:02 於 最新熱點信息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